默认搜索
当前位置:主页 > www.bw6555.com > 正文
  • 中国古代有哪些鲜为人知的娱乐活动?
  • 日期:2016-12-14   点击: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未知   字体:[ ]
-____-lll

你们……居然真的开了这么个题目……

好吧,谢邀。

我先挖个坑吧,今儿先说两个娱乐活动。一个球类游戏,一个那啥。
其他的等啥时候有闲心了再补充。(意思就是留着坑不埋了)

蹴鞠是古代足球,击鞠是古代马球,捶丸是古代高尔夫。
上次在那个文物的帖子里说了捶丸,今天来介绍另一种球类游戏。

这种游戏和捶丸脱胎于击鞠不同,是脱胎于射箭。
以木球为箭矢,以木桩为箭靶。将球着地滚出,呼为射球。
这游戏名为木射。
是的,这是唐代的保龄球。

规则和现在的保龄球几乎没什么不一样,只是在算分上不同。
现代保龄球是九根木桩子轮着打好几次,木射只有十五根木桩。

这十五根木桩都是尖笋状的,上窄下宽,十红五黑。
十根红色的分别叫:“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、温、良、恭、俭、让。”
五根黑色的分别叫:“慢、傲、佞、贪、滥。”
这十五根木桩摆放成一排。

游戏时,玩家们各持木球一颗。分别将球着地滚出,击打对面的木桩。
要尽量击中红色的美德,不要击中恶德。
游戏最后谁击中的美德比较多,谁就赢了。击中恶德最多者自然判负。
根据玩家多少和心情,可以协商玩几轮。

相当寓教于乐对吧。
我曾经和一个朋友拿保龄球复原过一次这个游戏。
还算有趣,只是因为在公园,所以被路人当做神经病一样围观了……


上图为唐代木射复原图。


然后来说一个酒桌游戏。
你们邀请我是不是都想听腌臜的……
其实只要有心,每种酒桌游戏都可以玩的很腌臜……把罚酒加上脱衣服就行了么。

现在说一个腌臜的……

明代阴太山《梅圃余谈》

“近世风俗淫靡,男女无耻。皇城外娼肆林立,笙歌杂遝,外城小民度日艰难者,往往勾引丐女数人,私设娼窝,谓之窑子。

室中天窗洞开,择向路边屋壁作小洞二三丐女修容貌,裸体居其中,口吟小词,并作种种淫秽之态。

屋外浮梁子弟,过其处,就小洞窥视,情不自禁,则叩门而入,丐女队裸而前择其可者投钱七文, 便携手登床,历一时而出。

完全就是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即视感。
明朝人玩的还是很high的。

沈德符的《万历野获编》记了一段有趣的风俗,算是当地很开放的娱乐内容。

古云粤中多蜮,因男女同川而浴,乃淫气所生。
同川事,余未之信,一日与沈继山司马谈及,沈云:余令番禺时初不知有此风,盖令居廨署,不及见耳。
及谪戍神电 卫闲居,每饭后群奴皆出,必暮而返,日日皆然,则痛笞之曰:“尔辈亦效权奸,欲弃掷我耶?然不悛如故。
一日午饭罢,微伺之,则仆相率出城,因尾之同行,至 郭外近河滨,见老少男妇俱解衣入水,拍浮甚乐。弥望不绝,观者如堵,略不羞涩。始知此曹宁受笞而必不肯守舍也。
余因问曰:“自此后公将何法以处之?”沈 曰:“从此以往,岂但不加箠楚而已,每遇饭饱,则我先群奴出门矣。”因抵掌大笑,此风不知今日尚然否。

普通话:
“据说广东奇怪的虫子多,是因为男女一块儿洗澡。
我一开始还不信,有一天和沈继山说起来这事儿。
沈继山说:‘我被贬官时,整天闲的慌。发现每天下午我的奴仆就全跑出去了,傍晚才回来。为这个我还打过他们,可就是总也不改。后来我有一次就偷偷尾随他们,然后就惊呆了,城外河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,全都脱光了在一块儿玩水,岸上有路过的人也一点不害羞。我特么现在算明白,为啥这帮货就算挨打每天也要跑出来了。’
我就问沈继山:‘那现在你怎么处置他们呢?’
沈继山(特没节操的)说:‘现在每天吃完饭,我比他们去的还快。’
于是我俩一块儿抚掌大笑。”

裸浴算啥?
明朝人还混浴呢!

来点高雅的吧。
大诗人白居易有个骚包弟弟叫白行简。
这家伙曾经写过一首特别牛逼的东西,叫《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》。

“细眼长眉,啼妆笑脸。

皓齿皦牡丹之唇,珠耳映芙蓉之颊。

行步盘跚,言辞宛惬。

梳高髻之危峨,曳长裙之辉烨。

身轻若舞,向月里之琼枝;

声妙能歌,碎云间之玉叶。

回眸转黑,发凤藻之夸花;

含喜舌衔,驻龙媒之蹀躞。

乃于明窗之下,白昼迁延,

裙裈尽脱,花钿皆弃。

且抚拍以抱坐,渐瞢顿而放眠。

含你嗍舌,抬腰束膝。

龙宛转,蚕缠绵,眼瞢瞪,足蹁跹。

鹰视须深,乃掀脚而细观;

鹘床徒窄,方侧卧而斜穿。

上下扪摸,纵横把握;姐姐哥哥,交相惹诺。

或逼向尻,或含口嗍。

既临床而伏挥,又骑肚而倒。

是时也, 藏核袋而羞为,夏姬掩 而耻作。

则有映 素体,回转轻身,回精禁液,吸气咽津。

是学道之全性,图保寿以延神。

若乃夫少妻嫩,夫顺妻谦,

节候则天和日暖,闺阁亦绣户朱帘。

莺转林而相对,燕接翼于相兼。罗幌朝卷,炉香暮添。”


这首赋写的情而不色,非常优美。
描写具体的交合时,都是这种句子:“三刺两抽,纵武皇之情欲;上迎下接,散天子之髡鬟。”

而且非常长,光流传下来的就有三千六百多字。
意思就是,后面还有很大的篇幅散佚了。初步推测至少四千字。
在行文简约的古代,白行简同学用四千多字写了一首啪啪啪之歌。神人。

现在来说说裸舞的事儿吧。
《霓裳羽衣曲》其实是唐朝时改变自印度音乐的,原曲名《婆罗门》。
霓裳羽衣舞自然也就是根据此曲编排的舞蹈了。
与之对应的,还有天竺乐和龟兹乐等胡乐改编的舞蹈。

脱衣版霓裳羽衣舞是我在一本明人笔记里看到的,描述也很简单,无非就是酒宴时令歌伎裸舞。
我刚刚又草草翻了一下万历野获篇,确认不是那里边的。
等我找到了原文再贴上来。

而唐朝时候确实是有裸舞或者半裸舞。
当时舞姬穿的一般以薄纱羽衣为主,不论跳健舞还是软舞,纱衣滑落这种事儿太常见了。
唐朝的性观念其实比一般印象中还要开放。
特别是贵族女子和歌女可以穿袒胸露乳的低胸装晒事业线,非常难以理解。

表现在平时,就是舞姬们跳胡舞时,经常变成甩布丁。
有壁画和出土的器物,展现了当时令人艳羡啊不淫乱奢靡的一幕幕。


唐代玉雕一组,一组五名乐伎。布丁十枚。
从一个侧面唐代统治阶级对劳动人民妇女的迫害与剥削,非常值得批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决定把节操往上边刷一刷。
白行简和沈德符太突破下限了。

再来介绍一种古代的娱乐吧。
是的,这也是一个腌臜段子。
有一种酒令叫鞋杯令,就是用妓女的鞋行酒令。
苏轼和小伙伴们玩的落地无声令太高大上,超出今人能力范围了,你们肯定也没兴趣。
所以咱们就说点喜闻乐见我又熟悉的吧。0v0

《万历野获篇》:
“元杨铁崖好以妓鞋纤小者行酒,此亦用宋人例,而倪元镇以为秽,每见之辄大怒避席去。
隆庆中,云间何元朗觅得南院王赛玉红鞋每出以觞客坐中多因之酩酊,王弇州至作长歌以纪之。元镇洁癖,固宜有此,晚年受张士诚粪渍之酷,可似引满香尖时否?”

简单来说就是,元代杨铁崖效仿宋朝人,喜欢用纤小的妓女鞋子行酒。
隆庆年间何元朗搞到了双南院名妓王赛玉的红鞋,经常用来敬客。他的客人们还经常用这个喝醉。
这帮家伙太特么会玩儿了。而且又是沈德符记下的事儿,这家伙脑子里都是什么啊。

以妓鞋行酒,这玩法在宋代就有了。
王深辅有首诗叫《双凫杯》,双凫杯就是指妓女的小鞋做鞋杯,也叫金莲杯。
这事儿苏轼也喜欢干。丫曾经说过:“行酒皆用新鞋。”
不知道丫和秦少游、晁补之他们行落地无声令时,是用哪位姑娘的鞋喝的酒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行,不能让荤段子做结尾。我得刷点高大上的东西,不然个人形象就坍塌了。
既然有朋友问落地无声令,就顺手贴出来。
其实因为苏轼名气大,这个游戏也很出名,许多喜欢苏轼的人都很熟悉。
落地无声令是文字类酒令,需要参与者有比较高的文学修养,脑子还得快。

行令方法:上句含一落地无声之物,中句需有人名贯串,末句吟咏两句。游戏时,众人轮流接说,不成者饮酒。
今日有网无酒,仅图你我一笑。
苏东坡、晁补之、秦少游同访佛印师,留饮若般汤。行此令。
东坡云:“雪花落地无声,抬头见白起,白起问廉颇:如何爱养鹅?廉颇日:白毛浮绿水,红掌拨清波。”
补之云:“笔花落地无声,抬头见管仲,管仲问鲍叔:如何不种竹?鲍叔日:只须两三竿,清风自然足。”
少游云:“蛀屑落地无声,抬头见孔子,孔子问颜回:因何不种梅(梅花有色,和颜相接)?颜回日:前村风雪里,昨夜一枝开。”
佛印云:“天花落地无声,抬头见宝光(天竺佛名),宝光问维摩:僧行近如何?维摩日:对客头如鳖,逢人项似鹅。”

说明:没有平仄限制,只是限了人名、爱好与诗词(如廉颇、养鹅、波,鲍叔、种竹、足)一韵,另外,无声之物要与第一人物相关(如白起之白说雪花,管仲之管说笔花)

我为了图省事儿,直接从网上贴过来了。
这就是苏轼和小伙伴们平时玩的游戏,咱们现代人想效仿比较困难。
“节操落地无声,抬头见姬昌,姬昌问姜尚:妲己哪里去?姜尚曰:自挂东南枝,红杏出墙来。”
嗯,我的水平就到此为止了……

说完门槛高的,再来点比较平易近人的。
我在 @饕餮貅 的答案里和他聊到了一种揭彩令,为了图省事儿,我直接贴上来了。

酒令的令官在一张纸上写个数字,在6至36之间,然后拿碗盖上。
喝一口酒,喊一声6,然后递给下一个人。
下一个人在6上随意加一个数,如果没中再传给下一个人。以此类推。
直到有人猜中了,随口加的数字正好是令官写的数,他就得彩。赏酒一杯。

如果转回给令官了还没人猜中,令官在当前数字上加一,再传给下一个人。
但是万一数字炸了,超过36了,炸的人和令官猜拳。
超过36多少数,他们就猜多少拳。谁输了谁喝一杯。

我国古代有很多这种非常健康的酒桌游戏。
饮酒是饮食的一部分,不只是知识分子垄断的,酒令也如是。
男女老少贩夫走卒都可以很欢乐的参与其中。
这算是比较朴素的酒令,其他借助骰子等道具的也很多。不过还有更加朴素的。

有一种打更放炮令,欢乐又逗比。
玩法是令官举起筷子准备起更,然后突然指向席中一人,该人变成定更炮,要马上大喊“轰!”
坐在炮旁边的两个人要马上做出反应,炮右边的人要用右手捂左耳,左边的人要用左手捂右耳。
如果有人反应慢了或者失误,就要罚酒一杯。

然后开始起更,令官先喊“咚”,次者接“当”,模仿打更的声音,依次喊下去。
每人喊完了要报点,一更五点,报到五点转更。转更的人做新的定更炮,再喊“轰!”。
一共转到四更,这过程里就看谁的失误多,错了几次,就按次数罚酒。

这算稍微复杂点儿的,还有一种特别简单又及其逗比的。叫做戴装翅令。
玩法非常简单,令官双手捧帽子,随便递给谁。
该人马上站起,双手假装接帽子,此时左右两边的人要立刻起来给帽子装翅膀。
左边人举左手,右边人举右手,做帽子的翅膀,然后开始呼扇。
谁失误了就罚谁,譬如反应慢了,伸错手了,或者翅膀呼扇晚了……
一群呆萌的古人。